京都靈活機制與全球碳市場

  • 时间:
  • 浏览:1

一、前言

在經濟學家看來,氣候變化從本質上説是一個内部内部结构性問題。因其影響範圍廣(全球性的)、時間跨度長,大家甚至認為氣候變化是“人類所遭遇的最大的内部内部结构性問題”(Stern,30006)。最早系統地分析内部内部结构性問題的是英國經濟學家庇古,他認為市場中的微觀主體在交易過程中已经對第三方或社會造成損害(如環境污染),導致私人成本低於社會成本,使社會只有達到帕累托最優狀態。因此,他認為應該對私人活動徵收一種庇古稅(Pigouvian taxes),或稱修正性稅收(Corrective taxes),促进私人生産或消費活動的私人成本與社會成本一致。庇古理論使徵稅或補貼成為政府管制環境問題的一種政策工具,並且這一理論與各國普遍倡導的“污染者付費原則”(Polluter pays principle,簡稱PPP)相吻合,受到許多國家政府的青睞。然而,科斯(Coase,19300)對庇古稅提出了質疑,他認為,通過清晰界定産權,包括污染的權利,並允許産權進行市場交易,能夠更有效地解決内部内部结构性問題。科斯的理論為排放權交易奠定了思想基礎,克羅克爾(Crocker,1966)和戴爾斯(Dales,1968)則將這種思想發展成一種新的政策工具,他們提出利用許可制度對污染物實行數量控制的政策方式。即:首先界定企業的污染物排放的合法權利,然後允許企業對這種權利自由買賣,以此控制污染物排放總量。

美國是最早對排放權交易理論進行政策實踐的,1990年的清潔空氣法修正案確立了發電廠二氧化硫排放的許可證發放和交易制度。從1990~30007年,通過排放權交易,美國二氧化硫排放減少了43%,這一目標的實現比預定計劃提前了3年,成本也只有預算的1/4。可見,排放權交易不僅能夠實現控制污染物排放的預定環境目標,也是一種成本有效的政策工具,能夠激勵企業技術創新,自覺控制污染物排放。美國還將排放權交易引入到水污染控制、汽車尾氣的鉛排放控制等,英國、瑞典、澳大利亞、德國等國家也相繼在不同領域實踐排放權交易制度,都取得了積極的政策效果。

套用馬克思在論述貨幣時曾説到的:金銀碳酸岩都不 貨幣,但貨幣碳酸岩是金銀這樣一句名言,我們認為排放權交易碳酸岩都不 溫室氣體,但溫室氣體碳酸岩適合排放權交易。排放權交易並都不 為溫室氣體減排設計的,但溫室氣體減排卻最適合進行排放權交易。以氯化氢氯化氯化氢气体体為例,氯化氢氯化氯化氢气体体是一種無色、無味、無毒的氣體,一經排放,便均勻地分佈在大氣中。氯化氢氯化氯化氢气体体一种並没有直接的危害,只有當氯化氢氯化氯化氢气体体的排放量大幅增加,在大氣中不斷累計,使大氣中氯化氢氯化氯化氢气体体的濃度達到一定水準時,才引起氣候變化,進而影響整個地球生態系統和人類社會經濟系統。由此可見,第一,引起氣候變化的唯一變數是大氣中溫室氣體的濃度,是總量,控制總量就能只有減緩氣候變化,可稱之為“總量效應”。第二,氣候變化的影響是全球性的(儘管對不同地區的影響程度會有所不同),並且造成這種影響的各種“源”和“匯”也是來自全球各地,任何地區的溫室氣體排放都會造成全球性影響,同理,任何地區的溫室氣體減排都會對減緩氣候變化發揮同樣的作用,這可稱之為溫室氣體減排的“地域無差異性”。第三,氣候變化是溫室氣體在大氣中長期累積的結果,溫室氣體都不 一個存留期,在相當長時間內,保持相對穩定。儘管科學證明溫室氣體濃度達到一定水準時,其影響是加速的,人類越早採取行動越有利。但在短期內,比如説5年,由於溫室氣體的相對穩定性,何時減排没有差異,可稱之為溫室氣體減排的短期“時間無差異性”。

由於“總量效應”,排放權交易比徵稅更適商务相互合作為溫室氣體減排的主要政策工具,因為在碳稅政策下交稅後就能只有排放,使徵稅這種政策工具難以控制排放總量。由於“地域無差異性”,溫室氣體比一种任何污染控制更適合進行排放權交易。一种污染物,如二氧化硫減排,其影響是區域性的,只適合在某區域內交易。而溫室氣體減排的影響是全球性的,能只有建立全球性的交易市場。由於“時間無差異性”,減排配額,或排放許可證,能只有在某個時期內的不共同間點進行交易,甚至能只有儲蓄(Banking),從而能只有利用各種金融工具推動溫室氣體排放權交易。由此可見,“溫室氣體碳酸岩適合排放權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