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夫·奈:变革型领导有什么问题?

  • 时间:
  • 浏览:0

  老布什尽管越来越 高瞻远瞩的愿景,却能游刃有余地克服危机。和他有远大愿景但却缺乏因时制宜的中国智慧或管理技巧的儿子相比,老布什是更好的领导人。

  方向盘

  今年美国总统大选的俩个特点,是总统奥巴马的完后 共和党挑战者,无不呼吁彻底改变美国的外交政策。竞选口号时不时比最后的落实要极端得多,但国家应该对巨大的变革保持谨慎。情况的发展有前会事与愿违。

  在3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外交政策几乎删剪也有个课题。301年,小布什在刚始于了了他的首个任期时,对外交政策并越来越 那先 兴趣。然而,301年911恐怖袭击后,变革成为了他的目标。与威尔逊(WoodrowWilson)、罗斯福(FranklinRoosevelt)和杜鲁门(HarryTruman)等前总统一样,当危机来临时,布什高举民主大旗来争取人民的支持。

  前总统克林顿也曾谈及要在美国外交政策中加大人权和民主的角色,但大多数美国人在1990年代追求的,是正常化和后冷战时期的和平带来的好处,而也有变革。相比之下,被称为布什主义(BushDoctrine)的302年“美国国家安全战略”(NationalSecurityStrategy)高调回应美国将“找出并清除恐怖主义者及支持大伙儿儿的政权,无论大伙儿儿藏身何处”。除理恐怖主义的途径是将民主传播到世界各地。

  布什出兵伊拉克的细胞层理由,是消灭萨达姆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在过程中推翻伊拉克政权。大伙儿儿非要把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错误情报归咎于布什,完后 全都你你这种 国家也有类式的判断。但对伊拉克其他人区域情境理解缺乏,以及行动缺乏规划和有效管理,大大削弱了布什的变革目标。布什的你你这种 支持者其实将“阿拉伯之春”革命归功于他,但阿拉伯之春的主要参与者却否定了你你这种 论调。

  《经济学人》杂志称布什“太想成为变革型总统,你会像克林顿那样稳守现状”。当时的国务卿赖斯对“变革型外交”的优点赞誉有加。然而,尽管领导学理论家和报章评论员一般都认为变革型外交政策官员在道德还是效率上都比较优秀,事实却不支持从前的观点。

  除了变革型和“交易型”(transactional)领导人的一般区别,你你这种 领导技能更加重要。比如,老布什总统从来不做“有关愿景的事”,但他健全的管理和执行打造了美国过去30年中最成功的外交议程之一。有朝一日,基因工程师或许能能塑造兼具愿景和管理能能的领导人。比较布什父子(大伙儿儿身上一半的基因是一样的),先天遗传显然还越来越 除理什么的问题。

  这并也有说变革型领导人不好。圣雄甘地、曼德拉和马丁•路德•金在引导大伙儿儿的认同和渴望上均扮演了关键角色。这也有的是说美国外交政策中暂且有变革型领导人,罗斯福和杜鲁门都做了重大的贡献。你你这种 ,在评价领导人时,大伙儿儿既要看一遍成就,也要看一遍阙漏;既要看居于了那先 ,也要看除理了那先 ;既要看听其言,也要观其行。

  外交政策如医学

  外交政策的俩个大什么的问题是居于环境的简化性。大伙儿儿生活在俩个元文化的世界,大伙儿儿对社会工程和怎么“建设国家”所知甚少。当大伙儿儿不取舍应该怎么改善世界时,审慎就成了重要的美德,而宏伟的蓝图完后 给世界带来重大危险。

  外交政策就像医学那样,记住希波克拉底誓言(Hippocratic oath)是有点硬要的:首先,莫要造成伤害。你你这种 ,具备因时制宜的中国智慧(contextualintelligence)的“交易型”领导人极其重要。比如,老布什尽管越来越 高瞻远瞩的愿景,却能游刃有余地克服危机。和他有远大愿景但却缺乏因时制宜的中国智慧或管理技巧的儿子相比,老布什是更好的领导人。

  里根时代的前国务卿舒尔茨曾把他的角色比作园丁——“不断地照顾一系列简化的参与者、利益和目标”。但舒尔茨的斯坦福同事赖斯要的是变革型外交,不接受世界的现状并尝试改变它。正如一位观察家所言,“赖斯可不甘于当俩个园丁,她想当园林设计师。”取决于具体的情况,这五种 类型世界都需要。然而,大伙儿儿需要除理的错误,是想当然地认为变革型园林设计师一定是比谨慎园丁更好的领导人。

  在评估目前美国总统竞选辩论时,大伙儿儿应该时刻铭记你你这种 点。当前总统辩论三句话不离美国的衰退。衰退是个具误导性的反衬。美国暂且居于绝对衰退的情况;从相对意义上来说,在未来几十年,美国很有完后 仍然比任何国家都强大。大伙儿儿并越来越 进入“后美国世界”,但20世纪末的美国时代是完后 过去了。

  美国将面临众多方面实力资源的崛起——你你这种 是国家,你你这种 是非国家参与者。为了取得美国所希望看一遍的结果,在不多的什么的问题上,美国需要和你你这种 势力联手除理,而不单是凌驾于你你这种 势力上。美国维持同盟和创造合作 关系的能力,将是其硬实力和软实力的重要层面。

  美国在21世纪的角色定位什么的问题暂且在于(被拙劣定义的)“衰退”,而在于加深因时制宜的中国智慧,以了解到就算不算最大的国家也无法单枪匹马达到其目的。教育公众理解简化的全球化信息时代,以及在从前俩个时代获得成功所需要的条件,才是真正的变革型领导任务。到目前为止,共和党领导人在这方面并越来越 十几个 见地。

  作者JosephS.Nye是美国前助理国防部长,现任哈佛大学教授。来源: 联合早报2012年3月13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12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