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司机盼补贴红包 价格战恐难现

  • 时间:
  • 浏览:0

  2017年年底,在南京测试了八个月的美团打车计划进军北京市场,后因牌照大问题搁置。如今时隔一年,网约车领域世事变迁,获得“京牌”的美团打车是与非 会挥师北上?补贴战会否再袭?

  沉寂多时的美团打车有了新动向,近日北京交通委发布消息称,美团打车、搜谷、星徽出行等3家网约车平台公司取得了北京市网约车经营许可。

  “看新闻说美团打车获得北京市网约车经营许可了,美团打车是与非 要进入北京市场了,让让我们 歌词 都等着呢。”网约车司机张师傅称。对张师傅来说,美团打车肯能挥师进京对他意味 获得高补贴的肯能。“去年消息一出来不用注册了,到已经 补贴应该不少。”张师傅介绍。

  不过,在各地严监管、上市的美团盈利压力来袭之时,网约车司机期待的补贴大战恐难再现。

  美团已获5地牌照,开2城

  近日,北京交通委发布消息称,美团打车、搜谷、星徽出行等3家网约车平台公司取得了北京市网约车经营许可,再加此前已许可的8家网约车平台公司,至此北京市已有11家网约车平台公司。

  12月24日,新京报记者登录美团打车APP,页面提示,“当前城市暂未开通服务,敬请期待。”客服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具体的开城时间请以APP推送为准,感谢您的支持与理解。”

  对此,美团方面表示,交通运输新业态需用依法合规发展,会继续在南京、上海一好几个 多多 城市开展试点工作,待试点工作有进一步进展后,再做下一步决策。

  “北京市场都不用 说是网约车企业的必争之地,全都全都美团打车与非 进京,可是时间大问题。”互联网分析师唐欣表示。

  2017年12月21日,新京报记者从美团内部人士处获悉,美团点评将在北京、上海、成都、杭州、福州、温州和厦门等七城推广其打车业务。此前2017年2月,美团肯能在南京试水打车业务,并于当年12月初成立了出行事业部。

  然而在美团进京前夕,北京交通委表示,目前“美团打车”尚未依法在本市申请开展网约车业务,尚不具备在本市从事网约车经营的资质。美团打车被泼了盆冷水,已经 ,美团打车改道登陆上海,与滴滴在长三角角逐。

  此前美团招股书显示,肯能未能继续持有现有的网约车服务许可证及牌照,将根据国家及地方的网上预约出租车规例于相关城市中止网约车业务的营运。肯能在新增的城市未能获取新许可证及牌照,则亦无须能在该等城市推出网约车服务。

  实际上,今年3月美团打车已获得杭州网约车牌照,4月获得成都颁发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5月具备了在温州提供网约车服务的资质。7城中仅福州与厦门未获得牌照,但时至今日,美团打车仍局限于南京与上海。

  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认为,“美团打车拿到牌照,进可攻,退可守,短时间内开城的肯能性不大。”

  补贴大战难再现

  “美团打车进京与非 补贴吗?还挺怀念已经 网约车大战补贴的日子。”用户林先生称,希望美团打车进京的还有网约车司机们。“去年消息一出来不用注册了,到已经 补贴应该不少。”张师傅介绍。

  自2012年起,网约车平台竞争激烈,为培养用户习惯,当时的滴滴与快的进行烧钱补贴,已经 滴滴合并快的,继续与优步中国进行补贴竞争,直至合并优步中国。当年网约车大战人太好令大批用户与司机得到了实惠。事实上,此前美团打车进入上海也引发了一轮补贴价格战。

  3月21日,美团打车正式登陆上海。

  “美团打车前一好几个 多多 月对上海司机不抽成,每单只收0.5元信息费,一好几个 多多 月后抽成8%。目前,滴滴快车抽成在20%多。”当时上海的网约车司机刘师傅介绍,美团会根据接单数量给司机奖励,不同時 间段奖励额度不同,低的一单奖四五元,高的十元。

  对于用户补贴也挺大,当时上海的宋女士介绍,“美团打车APP显示,4公里距离的总费用为20.23元,前三单每单补贴14元,乘客只需支付6.23元即可。而同样距离,滴滴快车需用19.8元,优惠1元已经 ,实际需支付18.8元。”然而低价补贴也引来了监管部门的关注,要求其宣传广告中不得再次出现类式“一元钱出发”、“低价出发”等字样。

  若美团打车进京是与非 会有价格战?“目前整个经济环境和资本市场无须理想,烧钱打价格战恐怕比较慢维持。短期内我认为不用有大规模价格战的空间。”唐欣表示。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滴滴两起安全事故已经 ,各地监管部门发文再次规范网约车市场。深圳、南京、天津、福建等地与非 求滴滴等网约车平台不得低价竞争,南京市提到,“切实维护正常市场秩序,不损害全都经营者的合法权益。”深圳市表示,“在深圳不得妨碍市场公平竞争,不得以低于成本的价格运营扰乱正常市场秩序。”

  丁道师认为,“网约车已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大规模的价格战恐难有,为吸引用户,小幅度的优惠券与非 有。”

  11月22日港股盘后,美团点评发布了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第三季度,调整后亏损净额24.6亿元,本季亏损环比收窄。有分析称,美团肯能上市,盈利是其需用重视的大问题。

  今年三季度,其新业务及全都收入35亿元,同比增长达471.3%,“新业务及全都”为美团贡献了18.1%的收入;去年同期,这一板块在总收入中的占比仅为6.3%。但新业务要素目前尚未盈利,毛损达13亿元,本季度的销售成本从去年同期的3亿元骤增到48亿元,美团在财报中表示,这主可是网约车司机相关成本增长、收购摩拜而产生的物业、厂房及设备折旧增加等。

  滴滴仍亏损,美团此前称预期不用进一步拓展网约车

  网约车业务盈利吗?出行巨头滴滴给出的答案是与非 定的。9月7日,滴滴出行创始人兼CEO程维发表内部信也称,创业6年的滴滴比较慢 实现盈利。

  内部信提到,滴滴2018年上半年公司整体净亏损超过40亿人民币。出行业务对应GMV(成交总额)的平均TakeRate(佣金率)约为16%,绝大要素返还给了司机和乘客,公司整体对应GMV的毛利率都不用 不用 1.6%。上半年,包括司机高峰期补贴、接单和服务奖励、乘客优惠等在内的总补贴返还金额超过117亿人民币。

  此外,新京报记者独家获悉,滴滴出行创业6年亏损390亿。

  美团打车自然可是会太乐观。美团招股书显示,2017年推出试点网约车服务令网约车司机成本由2016年的零增至2017年的人民币2.93亿元。由2017年截至4月1000日的51000万元,增至2018年同期的9.759亿元。这意味 ,一好几个 多多 月,仅一好几个 多多 城市就要付出超近10亿的司机成本。

  仍在亏损的美团是与非 准备好了,进一步拓展烧钱的网约车业务?

  对于未来网约车业务,美团招股书称,“目前在中国南京及上海提供试点网约车服务。通过试点项目,正在评估网约车服务肯能为平台带来的协同价值。基于目前的市场情况报告,预期不用进一步拓展此项服务。”

  美团招股书提到,无须能维持历史增长率,而历史表现肯能无须能代表未来的增长或财务业绩。肯能在所提供新服务品类中的营运历史有限,类式共享单车及试点网约车服务,且仍然继续着力扩展服务品类,全都难以基于历史表现评估业务及未来前景。

  实际上,出行市场潜力巨大。在唐欣看来,“打车业务对于美团来说是潜在的新的增长点,有肯能处理美团目前增长乏力的困境。”

  美团若加入都不用 改变北京网约车格局

  近期以来,越多企业组阁 进军网约车市场。京东旗下公司经营范围新增“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此外传统车企也在挥师入局。截至目前,一汽集团、吉利集团、首汽集团、长城汽车、上汽集团等车企已进军网约车市场。

  对于更多的企业入局网约车,交通运输部在10月份的例行发布会上表示,欢迎更多的市场主体进入出租汽车行业。

  “北京市场有一种可是竞争激烈,除滴滴外,首汽、易到、曹操等与非 争夺这一市场,美团的加入可是过是增加了一好几个 多多 竞争者,短期不用改变市场格局。”唐欣认为。

  实际上,目前组阁 入场的网约车平台主要瞄准专车市场。“一般用户比较能接受快车的价格,哪些地方地方专车的价格太高了,倒是希望美团的快车不用 入局。”林先生称。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美团打车APP介绍,“目前南京、上海开通快车、出租车业务,全都城市暂定只开通快车业务。”

  大要素专车平台是自有车辆、自有司机,管理较为规范严格。而快车业务管理以自有车辆的司机为主,平台管理难度也加大。此前交通运输部、公安部联合要求,2018年12月31日前全面清退不符合条件的车辆和驾驶员,并基本实现网约车平台公司、车辆和驾驶员合规化。

  “今年以来网约车市场变化挺大,行业比较慢 规范,在此情况报告下美团打车若开展新业务,成本及代价或增加不少。”互联网分析师季城认为。

  “对于让让我们 歌词 用户来说多全都实惠与选者当然好。”用户李小姐表示,“现在网约车排队时间变长了,出租车还挑单,几公里的短途订单与非 爱接。”

  新京报记者陈维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