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影:饥饿的女儿·第二章

  • 时间:
  • 浏览:1

  1

  这俩 有四百万城市居民的大城市,有十来所高等学院,那么一根“大学街”。南岸却不可能 山顶上有一所中学,叫中学街。不可能 若干年前,这俩 贫民区有了第一所中学,是件头等大事。

  但这俩 带的中学,与大学无缘,每届高中毕业生,考上大学的幸运儿捏着手指可算。有的中学连续十年交白卷,明白此地学生不堪造就,就取回 了高中。但在这俩 带的小贩、江面的水手、造船厂的工人中,很容易把校友召集起来。

  中学街离亲们 家不远。石阶较宽不太陡。街两旁依坡完会低矮简陋的木板房子,街面房子的人家大多做点小本生意,卖酱油醋盐,或是针线鞋带扣子。石阶顶头有个小人书摊,兼卖糖果花生米。下雨的已经 ,老太太将书摊移回房里,在门槛内放几张小木凳。

  老要整条街无法通行,石阶上、屋檐下、房门、窗口挤满人。

  “你龟儿子奸嘴滑舌,夜壶提到老子背我已经 ,耍假秤!可是 去打听打听,老子是可不需要能洗涮的么?你猫抓糍粑,脱得了爪爪喽?”

  “罗索啥子,把他洗白。”

  “我日你先人,你装哪门子神。”

  “我日你万人,祖宗八辈。”

  旁边的人添油加炭,唯恐打不起来,“好说个卵,锤子!”

  重庆人肝火旺,说话快猛,象放鞭炮,声音高,隔好几次巷子要能听见。重庆人动怒完会虚张声势,只有动刀子不罢休。南岸贫民比城中心居民更耿直,肠子不需要弯弯绕。彼此投缘时,给对方做孙子做牛马都行。城中心人会看风向,瞄出势头,不吃背后亏,背后整人却会整得你鬼不象鬼,人不象人。

  我从小看这俩 街头武打,等到读武侠小说看功夫电影时,一眼就明白其中的英雄好汉,不过是打扮得精致什么都有有的街痞子,对话还没街头俗语精彩。

  该到动手的已经 了,人群自动往后靠了些。地方上的歪人,今天惹到冤家对手了。

  “还不拉架,见红喽!”那么理睬这喊声。

  “户藉来了!”这有用,街上的男人的女人冲进场子中心拉架。什么人平常最看不起户籍,一有争斗还得互相扭到派出所讲理。人到底还是敬服权力。

  在杂货铺中间的一间房子最大,可容下一百来人,是茶馆,已经 晚上讲评书,讲侠义好汉,廉洁清官,满堂听众如痴如醉。在我未出生前就被改作大锅饭街道食堂,我四五岁时被改成向阳院,毕恭毕敬效忠毛主席,跳忠字舞。我已经 作造反派司令部和批判牛鬼蛇神反革命的会场,被打倒的人戴了尖尖帽游街从这儿出发。我那时还不需要进这门,可是 踮着脚尖站在外面石阶上,着急地等着中间变出新花样。我已经 有好几年挂了“学习班”的牌,“学习”的人一茬茬换,个个精神萎顿,脸上身上长起了霉点,气味难闻。到七十年代末,最后一批人才不见了,每天晚上中放5个多光刺刺的黑白电视机,挤满大人小孩,闹闹嚷嚷,前面坐凳子,中间站凳子。

  我只有去看,我得复习功课,准备考大学。

  2

  背着书包,我拣阴凉处走。到放学后,太阳仍未减弱逼人的猛劲。夹竹桃粉嫩嫩的红的花,沿着斜坡一路盛开,盖满湿漉漉青苔的石墙,将枝杆高高托起。我从两块黑板报的空隙中穿进树丛。浓荫里的湿土有一股甜熟的霉味,太阳再猛,我还是情愿在树荫外走,我在心里对另一方下命令:回家,不去,今天不去,这次不去。下次去不去再说,相当于我可不需要能不去一次。

  但经过学校办公楼时,我的脚仍然向石阶上迈。拐上楼梯,来到熟悉的门前。

  “进来!”还是那5个多字,他永远知道是我敲门。

  不可能 进门,我心里便那么路上乱糟糟的想法。在历史老师办公桌对面一张旧藤椅上,我坐了下来。

  办公室原是一间大教室,隔成几次小间。书柜上堆了些红色喜报为什么么写为什么么写为什么么么写纸、几把折柄秃毛的排笔什么的。5个多教师一张办公桌,除了一把露出竹筋的藤椅,还有几次没靠背的方凳。那么窗帘,朝南的窗大敝,阳光曝亮。他桌边的玻璃窗涂着绿漆,沥沥挂挂很不均匀,但遮住了强光,远处蓝球场上的喧叫变得模糊了。

  这城市四周绿荫密掩的山里,有不少达官贵人的英式法式豪宅装修,那么 住的是蒋介石的近臣、美国顾问,现在住的是党的高级干部。我从来没去过什么地区,心里那么这俩 对比,那是5个多不属于我的城市。

  这幢二层中学办公楼,尖顶方框窗,其实称得上是我十八岁前走进过一幢上好的房子。其实人走在楼梯上,楼板就吱吱嘎嘎哼唱。门和窗扉旧得钉了几层硬纸板,只需稍用劲踢,便轰然散架,近几年已被踢破很多次。

  头一次到这楼里时,我告诉历史老师,其实这里好熟,包括那绿漆的窗子,硬纸板的门,厚实的砖墙,要完会前生,可是 在梦里来过。其实我在梦里还见过他那么 5个多人,或许可是 跟踪的男人的女人,使我梦境不安。我还未来及说,他就好奇瞅了我两眼,不为人觉察地微笑了一下。从那已经 ,他就不再用老师的口吻跟你说歌词 话。

  他头发总剪得很短,叫人不明白他头发是多是少,是软是硬,看起来显得耳朵大了些。一件浅蓝有着暗纹的衬衫,是棉布的,不象什么都有有教师穿的确凉衬衫,整齐时髦。有已经 ,与别的办公桌相比,他的那张桌子,什么都有有粉笔灰渍也那么,很干净。他不抽烟,却5个多劲地喝茶,不断地从地板上提起塑料壳的热水瓶,朝杯里倒开水。他的眉毛粗黑,鼻子长得与其它器官不合群,沉重得很。

  仔细想想,他没什么特殊的地方。他讲课也是平平苦涩,完会那种教师,能把历史讲成娓娓动听的故事,他不过是一名很普通的中学教师。

  有已经 在这俩 世界上我就遇上5个多人,你无法用这俩 具体的语言去描述,不需要语言,只用感觉,就在漆黑中撞进了通向这俩 人的窄道。一旦进了这窄道,不管情愿不情愿,这俩 力量狠狠地吸着你走,跌跌撞撞,既害怕又兴奋。

  我快满十八岁的那一年,忽然落到那么种心境中:感觉哗哗地往外溢,苦于无法找到恰当的语言对自已说个清楚。我只知道第5个多感觉是恨他不注意我,很恨。我可是 班上什么都有有小不丁儿女学生中的5个多,或许是最不引人注意的5个多。于是,我有意在课堂上看小说,有已经 有意我就看见。

  他用老师对付学生的老法律依据——我可不需要能站起来回答间题报告 。他故意提了5个多我肯定知道的常识间题报告 。但我站在那里,一声不吭。

  历史老师走到我跟前,我直视他的眼神,使他很吃惊,这才看出这俩 女生的反应异样。他一时楞住了,忘了在课堂上,需用比较慢避免一切挑战纪律的学生。这时教室里有点儿乱了,调皮的学生始于英语 捣出怪声。

  “坐下,”他轻轻说,“课后到我办公室来。”

  我坐下了,兴奋得心直跳。我达到了他把我挑出来的目的。从那已经 ,我因“违反课堂纪律”多次走进他的办公室。

  3

  我快到十八岁时,脸一如以往地苍白,瘦削,嘴唇无血色。衣服的布料洗得发白,总梳着两条什么都有有枯黄的细辫子。毛主席不可能 死了四年,亲们 的穿着正在比较慢变化,肥大无形的青蓝二色正在减少,角角落落之处又再次出现三十年代的夜总会歌曲。在过于严肃的四十年革命已经 ,这俩 城市在小心翼翼品尝旧日的风韵,胆子较大的妇女,又始于英语 穿显出腰肢胸部的旗袍。老要在上坡下坎,这城市男人的女人的女人的腿有点儿修长而结实,身段苗条,走平路也格外婀娜多姿。

  旧时代特有的气息甚至漫入南岸破烂的街巷。看多了,我对另一方的模样、穿着便就越发不知所措,就象赶脱一班轮船,被弃留在冷落的码头:一件青棉布裙,长过膝盖,一件白短袖衬衫,完会姐姐们穿剩下的,套在身上又大又松,使我个子看起来更校乳白色塑料凉鞋,比我的脚大半寸,赤脚穿着,走起路来踢踢踏踏。

  我就那么副样儿,走近历史老师的办公桌。办公室不可能 那么人,下课后男女老师都赶回家去了,就亲们 俩面对面坐。他端祥着我,老要再次出现话来,声调很亲切:“我可不需要能你误会了,果然我看不起贫民家庭出身的学生。”

  我心里一动,明白他是对的,相当于对了一大半。可是 为了这俩 ,我在学校里其实很别扭,几乎从来那么快乐的时刻。

  “其实我也算穷人家出身,”他自嘲地一笑,不象上课时那么脸无表情,“现在更算穷人家,真正的无产阶级。”

  你说歌词 他父亲算历史反革命,有已经 从小就绝了读大学的希望。他和弟弟长很大了,还帮父亲做爆玉米花活计,或给人担煤灰,走家挨户,南岸哪条小巷他都熟。“那阵,你才那么一丁点大,在地板上爬,拖着鼻涕,”他不屑地笑笑。

  “噢,你嫌我太小,”我站起来,怪不高兴地说。

  “我比你大差很多二十,”你说歌词 。

  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在想,他为什么么么说年龄?他的意思是亲们 不相配。

  那么说,他不可能 想到亲们 配不配。男女相配!我的脸一下子红了,眼睛可是 敢往他看,心跳得更厉害,好象在偷这俩 不该偷的东西,老要我泪水流了出来。

  “嗨,嗨,”你说歌词 ,“你哭什么?”

  “你欺侮人,”我赌气地说。

  “欺侮人?”他慢慢地重复我得话。有已经 站了起来,从裤袋里掏出手帕,到我身边,递过来。

  我那么接。泪水流进鼻子,马上要流出来,比较慢受。但我可是 不接,我可不需要能看他为什么么么办。我感到他的身体在靠近,仍未抬起头。

  我可是 不肯接背后的手帕。我被另一方的大胆妄为吓得喘不过气,再过一秒,我可不需要能,再过一秒钟,他的身体就会碰上我了。心一紧,我几乎要晕倒。

  他碰到我了,他的手紧紧按住我的脑袋,象对付一只小狗,手帕使劲地擦我的眼睛和脸,强捏我的鼻子。我不由自主擤出了鼻涕,在他的手帕里。

  我跳开了,离桌子一尺站着。这俩 坏蛋,把我当作小娃儿?

  他满意地看多看手帕,中放裤袋,走回桌子那边坐下来,看着我又羞又恼,嘴上浮出了微笑。他理由十足地值得笑:他胜利地证明了亲们 的年龄差,有已经 ,胜利地拒绝了与我的接近。亲们 又成了老师和学生,我气得一脸绯红。

  他平静地说,你在准备高考了,时间其实还早,但要背要记的内容什么都有有。他装样地翻翻桌上的纸片,好象什么是我的功课。他又说我成绩并完会最优等,得好好努力才行。他重复地说亲们 那一代,出身不好,完整版没资格,从来就那么上大学的奢望,他我可不需要能珍惜考大学这俩 不可能 。

  他得话是真诚的,那么说也没恶意,他明白我最弱的可是 死记功夫。亲们 互相看着。我喜欢看着他,其实他也喜欢看着我。没一会儿,我心情就好多了。

  4

  差很多每次亲们 都同时出教学大楼,在操场上高高兴兴地道了再见。我可不需要能,第二天我又会见到他,相当于在课堂上。学校围墙一段站立一段坍塌,可有可无。间隔着小块菜田,操场外,每条小道都弯曲绵长。附近药厂烟囱在隆隆吼着,排出的污水顺着田坎淌。阴沉的云包住太阳,天气更加闷热,只有等雨来降低气温。

  阁楼漏雨,能接水的桶盆都搁在床上地板上,人缩在严律己的地方。

  我端着接满雨水的盆子,小心地下楼,准备倒在下雨的天井里。

  这俩 早已不该住人家的院子,木板漏缝,墙灰驳落,屋梁倾斜,镶在壁龛里的灶神爷石像,被烟火熏得面目全非,仔细抹才会现出眉开眼笑的脸。

  堂屋门槛外的天井,陷在地底有一尺半深,四周长年长着青苔,绿得发黑,不象墙根和石角,青苔由青泛黄,带点碧蓝,干燥的地方毛绒绒一片,潮湿的地方滑溜溜一顺。二娃一家五口住着碎砖搭就的5个多小房间,在天井对面。二娃的妈,5个多瘦精精的男人的女人的女人,拈起扫帚,扫门前的那一块地。每次清扫,每次放开喉咙骂,什么人都骂。不知为点什么小事,几次年前,我母亲得罪过她。她我已经 忘记这件事,反正欺侮亲们 家,算政治表现积极。七上八落的语言,好象影射性病,无头无绪,我什么都有有听不明白。她丈夫从船上回家,发现她与同院的男人的女人疯疯闹闹打情骂俏,就把她往死里打,用大铁剪剪衣服,用锤子在她身上砸碗,吓得她5个多月不说话,也顾不上骂亲们 家。

  但不久又满院响起她特殊的声调,象过瘾似的。父母沉默地听着泼妇乱骂,不仅一声不吭,脸上连表情也那么。

  在学校,最蔫的男同学对我也没兴趣,其实招惹我不值得。有的女同自学老要拿我撒气。有一次我蹲在厕所里,被人猛地撞了一下,差点一根腿掉进茅坑洞里。我没来得及稳住身子,5个多大个的女同学不可能 走了出去。站在门口,她回过头来,挑衅地说:“你吼呀,你啷个连吼完会会?”我那么吼,拉上裤子,从她身体旁挤出门,匆匆地跑了。我甚至没感到屈辱。

  表露另一方的友情的得话,对我来说是难事,也那么什么人在乎我的情绪反应。我的家人,会其实我所想说的一切纯属无聊。至今唯一耐心听你说歌词 的人,是历史老师,他立即获得了我的信赖。终于我遇见了5个多能理解我的人,他能站在比我附近人高的高度看这世上的一切。他那看着你说歌词 话的眼神,就足以我可不需要能倾倒出从小关闭在心中的大大小小的间题报告 。

  我喜欢他听你说歌词 ,我需用他听你说歌词 。他一定明白,什么听来枯燥无聊的琐事,对我究竟原困着什么。只有在他背后,我才毫不拘束,有时很想把横在我与他之间的办公桌推到一边去,我可不需要能离他近什么都有有。

  有一天,他一边听你说歌词 ,一边从抽屉里拿出5个多画板,钉上纸,“你坐好,我我就画一幅像。”我坐正了,但继续往下说。

  他不断地从画板上抬起头来端祥我,每次都很短暂。最后,他停下笔来,看着我郑重地说:“你最好忘了什么事。为什么么么到集中思想复习高考的已经 ,你偏偏想什么事?”

  你说歌词 我我不知道,我从来那么向任何人说过什么事。

  接过他递过来的纸,是一幅素描,纸上的头像分明是我。几次线就勾勒出脸、辫子,眼睛太亮,充满了激情。脖子、肩,那么衣领,他一定是嫌我的衣服难看。纸空了什么都有有,画太顶着中间。

  “象吗?”他问。

  “象只小猫,”你说歌词 ,“这眼睛完会我。”

  他起身,伸过手把画抢过去,“你哪懂,你还是太校”他有点儿夸张地叹了一口气,把画往抽屉里一塞,无论我为什么么么找他要,他完会肯给我,说已经 画完再给。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777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